突然覺得很多人對於承擔這件事情沒有什麼意識
拿最近一件遇到的詭異狀況來說
就覺得,嗯,除了難以置信之外很難找到什麼再說下去

有位素不相識的網友對我最近寫的歌曲bearer下了一行文字評論
當然,在那個充滿自滿知識份子又無法脫離莎文中心的大眾媒介中,
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對歌有太大的興趣,會得到回覆除了歌曲符合世俗美感外也沒別的
有部分還是單純的自滿認為自己是對的的網友在嗆那些嗆到自己的觀點或者美學思考
(上頭的人群唯一的優點大約就是懂得團結吧!)
在歌曲的發表中,我已經把我的創作意念表達的很清楚了,
基於反對社會權力結構中的嗜血獵奇,我拿孫仲瑜被新聞解剖為例說:
那些狩獵者不曾想過,甚至連看都沒看過被害者的眼淚
狩獵時也沒想過那些罪為何總會被放大成如此彷彿不可赦的「罪」
看著受害者奔流的血,甚至還覺得人家是罪有應得,
似乎也很少有人真的想過,他的行為背後該承擔的是另一個跟自己平起平坐的生命
也沒人看清社會上萬惡的淵藪正是來自於人們彼此不懂得互相尊重

而他只是不負責任的回了一句:
想太多了,新聞報的根本就是他們自己放出來的消息...

我不曉得他是腦袋當機想都沒想就回了,還是要存心給他自己難堪?
除了消失的同理心不提,蓄意抹黑的不明意圖也就擺一旁
他徹頭徹尾就是那種覺得人家就該被歧視,被害,就是罪有應得,
身處於權力霸權養尊處優到整個心都壞掉不知民間疾苦的人
明明我在歌曲的概念中,都這麼清楚的提醒該反思自省了
卻在發表後不久馬上跳出這麼一位不懂得自己承擔了什麼的仁兄
當下我是倍感不受尊重,但礙於要在公共場域留他點面子,也就沒直接像這樣大嗆他
於是循循善誘地問了一句:你說的他們是...?
但他也就彷彿消失般不再回覆,不曉得是不是知道羞恥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難得我自己都覺得這首歌寫得還不錯聽
但點閱率超差的哈,應該是因為路過的人們覺得被罵到不開心就不爽聽了吧XD

從這小事見大事,也只能感嘆,要熱愛台灣這麼可悲的社會,真的要很努力哪
不過說真的,我也做了跟這傢伙差不多的事呢
稍微不一樣的是,至少我並沒有在藉著傷害誰來體現自己的權能優越,
也只是為了想讓社會更少歧視更少惡意衝突進而更美好,才因此想盡一份責任
而這是許多年輕人們普遍缺乏的承擔意識,我想說的也還是一句老話,
承擔雖然累,改變固然難,一點擁抱和祈禱都能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當然,絕對不是基督教式的那種空靈禱告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ermissing 的頭像
evermissing

Have u ever been missing?

evermis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