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起午夜之前的經歷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或許是因為今晚西門町六號出口旁的那場掙脫繩縛的演出張力太過強大,才讓整個世界的秩序有了改變吧?

回家的路上,竟有一位年輕女子攔下了我,一個身高不高,眼睛不大,外貌一般的女子,說要我幫幫她的忙,她想要打一通電話,給一個叫作陳威廷的人。

她說,她要跟朋友拿東西,那位朋友就住附近,她想要直接播電話到他家去,但是如果他的家人接到電話,知道是她這麼晚了播電話過去,會有不好的事情還是觀感之類的云云,於是拜託我佯裝成陳威廷的同事說要找他拿東西,等他接起電話再轉交給她。

當下我的直覺是反問,那妳幹麻不直接打他的手機?對此她只是刷了刷手中的智慧型手機然後呼巄帶過。

我問:「應該不是什麼奇怪的勾當吧?」

她用明亮輕鬆的緊張語氣快速否定。緊張貌似來自於跟陌生人的古怪搭訕本身。反正舉手之勞無傷大雅,我決定接過女子手上播出中的手機,沒響幾聲便應答的,是一個相當疲倦且聽起來稍有年紀的男聲。

我問:「您好,我找陳威廷。」(還以為接起電話的是他的老爸。)

男聲:「我是。」

我確認:「你就是陳威廷?」

說是遲那是快,還沒聽到對方的回答,手中的電話隨即被身旁的女子急忙搶下,掛在耳旁喂了幾次,便不再出聲地放下了電話。

她面向我問:「他剛剛有說話嗎?怎麼都沒有聲音?」

我只能試著說明一個就連自己都沒搞清楚的狀況。她很快地理解後便再度播通了電話,重複迴圈。

我:「我找陳威廷。」

男聲:「我是。」

我確認:「你就是陳威廷?」

男聲:「我是。」

我:「那你等一下。」

「他說他是陳威廷。」語畢,手機被交回主人手中,沒有絲毫停留和遲疑,直接邁步離開的我更沒有想過要回頭。不知道回頭能看見的,會是一個未知的地下交易,或是年輕女子情傷的淚,或者是任何沒能意料到的其他。

在此分享本人真實到不能再真實的奇特經驗,歡迎大家一起發揮想像力,腦補這段故事裡頭空白的來龍去脈,科科。

創作者介紹

Have u ever been missing?

evermis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