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20120815-WA0012
(本圖礙於台灣法律尺度,已經過馬賽克處理)

婦女新知陳昭如在蘋果日報論壇用別把強暴當色情的論點來討論最近火紅的李宗瑞事件實在教人無法苟同。敢說作者並沒有看過那些照片還有外流的影片,絕大部分的互動都看來你情我願(註解:這裡指的是早期流出的數張照片和一支口交影片),又為什麼彷彿全被未審先判成強暴?到底這個進步婦女團體代表是想用這麼以偏概全的模糊說詞來立論什麼?

就算雙方都用藥助性總只有一方會被說成被迷昏的人,總是有誰在情慾解放的相關事件中被視同受害者和加害者?明顯,這就是假進步的道德真經試著用包裝過的另外一種保守語言形式持續作祟,對待色情只知道眼不見為淨,看性自主權卻打壓非政治正確的性自主權,這些才是此般論述的核心價值。

影中人具有名氣這件事是造成這些影音被廣泛流傳和重視的重點,名人的隱私同時被慾望和被觀看其實很正常。應該說,隱私權被傷害這件事,和性自主被傷害這件事,壓根兒是兩碼子事。隱私權相關的討論尚待進行,但性隱私相關的事件引發軒然大波,演變到最後輿論往往都開始傾向對窺視的排拒(橫批:口閒體正直的偽善慣性)和對受害者的假保護真物化。陳昭如除了呼籲拒看之外,這聲援文章有為眾女星們自己的自主權和性實踐說過一句話嗎?她們被當成受害者之後就被自動噤聲了。(斷言女人就是屍體,但誰知道她們不是屍鬼?)顯然文章作者根本就不管強暴不強暴的事實,彷彿以後有類似事件都可以被視同強暴了(還真的用強暴的框架強暴了他人)。

淫照的拍攝,根本動機之一就是架構在被窺視和被觀看這件事情上,對影中人來說,會選擇拍攝淫照,就是因為互相觀看和被未知窺視的想像空間本身可以帶來頗具邊際效應的多重快感。這個動機某種程度上點出了隱私,羞恥,性愉悅之間彼此拉鋸的張力,這也說明了淫照的曝光與否,是必須從更複雜的情感結構/身體政治/文化反挫脈絡來探討的問題,並不是一個照片一被流傳就註定有人受傷又該如何欲蓋彌彰避免傷害的問題;倘若存在著註定的傷害,那麼抽絲剝繭為何傷害如此「命中註定」才該是聚焦核心。

再稍微抽離地看,所謂的淫照等影音,當今世界各地的網路論壇要多少有多少,草根自拍色情影音甚至已經開始累積能量,逐步改變被產業控制的色情工業結構並突破色情媒材的傳統想像。有名人拍淫照外流,就像是一種非關產業的卻能夠擲地有聲的草根情慾典範,這一切可以只是文化上的色情實踐。

然而,陳昭如等流的「進步」言詞從未聚焦實踐主體的性心情,更從未談及突圍資本工業宰治的性文化平權力量,反而預設立場地用心中父權強暴的故事下了預設立場的評斷。當似是而非的加害/被害語言開始介入的時候,無疑就是鄉愿人群舉起道德大旗,用力插入陰道龜頭肛門嘴巴大腿手指腳趾乳房的時候。

批判道德和社會的語言,讓極端意識形態的性觀盲點被合理化,我們又何以見得這些正義舉措背後分明和父權/異性戀霸權社會剝削壓迫女性/性少數的性道德保守相關?一連串軒然大波裡頭的知識權威更鮮少被放大檢討。誰沒也沒有試圖論證被看一眼就傷一次的邏輯,好像這傷害是一件多麼自然的事,好像這絕對不會是一件無關誰傷害誰只關於你情我願你爽我爽的事。誰也沒有追問到底是什麼在傷人,就算明知是道德清風在性關切的動作中傷了人,用知識對付的仍是被傳播的照片和傳播的行為,而非原本就深知是萬惡淵藪的偽善思路。

我想,作為另一個角度的反向思考,既然是知識,就應該要知道如何透過傳播借力使力才是。所以我說,照片存在就該正視,要被廣泛的看,更要好好看清楚,讓那些充滿力量的淫亂身影被深刻地記住,並鼓勵眾星現身說法,讓「這不是強暴,這是我的性自主和性實踐」或者任何其他多元說法確實存在的這個事實被踏實地面對,讓變態不乖的慾望快感喘息被大聲聽見,從此見證能動主體們在社會道德觀感中的波折掙扎,這才有機會真切了解為何色情應該和道德治理脫勾,把血淋淋的爽流傳開來,將性愉悅突破壓迫的力量傳播出去。

仔細想想,陳昭如文中將女性主義法學家強暴論述放入台灣這起李宗瑞案例脈絡實在幽默,不過就是怕了性實踐的影像真實,才偏激地用上滿點道德評判標準繼續促成輿論恐性忌色而爾,談起性自主權來豈止貽笑大方。說穿了,婦女新知鼓吹破綻百出的保護主義思維,就只是和意圖批判的道德規範同流合汙,怎麼說都是在自欺欺人,傷害人的也就是自欺欺人,不要到最後才知道只有自己能夠傷害自己。

本文乃針對婦女新知董事長陳昭如蘋果日報投書之個人回應。文章於2012.08.25凌晨4:00補述潤飾完成。文章完成過程中曾和友人一起討論,關於隱私權論述的部分有引用到她的觀點,關於性自主/性保護方面她更有不同境界的分析回應,歡迎有興趣者點入以下連結見聞其詳:別用隱私權當做殺人藉口 (作者:Emmy Chen)


另外,陳昭如蘋果日報投書原文如下:

別把強暴當色情(陳昭如)2012年08月21日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orum/20120821/34453670

迷昏,性侵,偷拍。這個老梗的戲碼近來成為媒體連日報導與網路的熱門話題。這是璩美鳳、陳冠希事件以來,第三起轟動社會的偷拍事件。相同的是,違背當事人意願的拍攝與照片散布,讓女人被迫成為色情演員。不同的是,這次的情節涉及強暴。

淫魔,淫照,迷姦。這些話語把侵害性自主權的強暴當成偏差的敗德行為,將性侵害證據稱為淫照,既貶抑了被害人,也扭曲了事件的本質。人們似乎忘卻了(或者從來不記得),在1999年修正《刑法》時刪除了「姦淫」兩個字,目的就是要釐清《刑法》處罰性侵害的理由:不是有損性道德,而是侵害權利。姦淫話語讓人們繼續用性道德來理解世界,輕忽了性自主權利。

大眾看待這些強暴或偷拍被害者的態度,更顯示性自主權如何遭到忽視。媒體與網路社群將她們視為愛慕虛榮的拜金女,是因愛名利、生活放蕩,才被迷昏性侵拍性愛照。
這種譴責,把違背性別規範而遭受性侵的女人當成是咎由自取,不只是以保護之名進行性別規範的規訓,對被害者造成二度傷害,也讓性侵害問題繼續陷於敗德的迷霧之中。然而,要求女人自我保護、隨時防禦侵害,也就是說,如果沒有透過自我保護防禦的行為來積極表達拒絕,那就是同意。加拿大最高法院已經在去年做出R.v.J.A.判決,駁斥了上述的看法。法院表示,性的同意必須是意識清醒的人在性過程的每個階段中所為的積極同意,既沒有預先同意這回事,處於無意識狀態中的人也無法同意性行為。換言之,意識不清的女人不是可隨意使用的性物。顯然,李宗瑞並不這麼認為。「撿屍」的男人們,曾想過這個問題嗎?

受害經驗不斷重演

把李宗瑞稱為淫魔,是妖魔化了性侵害犯,卻無助於釐清性侵害的本質。網民跪求圖、傳閱「淫照」,更顯示強暴如何成為色情,擴大了對女人的傷害,也深化了性別歧視。人們似乎認為,如果只是看看而已、跟人分享,沒什麼不對。警方與檢方則警告公眾,這會涉及觸犯妨害祕密等罪嫌。然而,問題不只是妨害祕密,還在於:觀看強暴的影片,就是透過觀看來體驗強暴。即將於明年來訪台灣的著名女性主義法學家Catharine MacKinnon便認為,強暴影像構成兩次強暴:先是透過強暴女人來做成影像,再透過影像傳達強暴來再次進行強暴,又因為強暴影像讓受害者的經驗從片刻成為永恆,可以不斷被重演,每一次的觀看都重演了一次強暴,也就一再重複傷害。因此,強暴影像是一種性別歧視行為,不是受到《憲法》保障的性言論。數月前,加拿大發生一起駭人聽聞的殺人分屍案,兇手殺害、性侵並分屍一位男性中國留學生,還將過程拍攝成影片放上網供人觀賞下載。被害者的母親懇求大眾,不要再散布觀看這部影片了。她說,每當有人看一次,她的兒子就又死了一次。

面對李宗瑞事件,你可以做選擇,來避免傷害的擴大:不要、不看、不傳,不給、不留、不登。這才是民主社會的公民平等對待他人的方式。

作者為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台灣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ermissing 的頭像
evermissing

Have u ever been missing?

evermis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


留言列表 (23)

發表留言
  • 怪老子
  • 這篇寫得真好!大推!
  • 黃
  • 認同你部分觀點
    做愛.拍裸照.拍性愛照 確實沒什麼不對 也不應貶抑
    避談或是撻伐 可謂偽善

    但我想
    拍攝性愛照的當事人 不見得預期或是希望他們自己的性愛過程被他人觀看和介入
    就像你說的 性自主和隱私權是兩碼子事
    以性自主來說 他們高興怎樣就怎樣 但有可能在他們性自主的想法裡 他們只想將性保留在自己的空間裡
    以隱私權來說
    這親密和私人的影像 多數人應該不會希望被公開和流傳吧 至於那些本來就想拍照給外人看的人 那就另當別論

    我認同
    做愛.拍性愛照 之類的觀念能大大解放和傳遞
    我不認同
    屬於私領域的事情 能霸道地不取得當事人同意下 流傳
  • 嘿,謝謝你的提醒,我在文章裡多補述了一段文字,希望大家都可以一起重新思考這一件事情,關於隱私權,性自主,等等。我個人以為,拍攝淫照本身的動機某種程度上就已點出了隱私,羞恥,性愉悅之間彼此拉鋸的張力,這也說明了淫照的曝光與否,是必須使是用從更複雜的情感結構/身體實踐/文化反挫脈絡來探討的問題,所以很清楚的是,單純去鼓吹觀看或者不看都可能有其問題。

    但我假設的是當事人的不同意可能其來有自,而且很可能是不得不不同意的。這是本文試圖透過淺薄的批判來帶開的討論重點,其他部分也希望能有高人協助補完。

    再次感謝你的認同與不認同。

    evermissing 於 2012/08/25 02:45 回覆

  • 黃
  • 但還是讚賞你的批判精神

    至於陳昭如一文 不查事實即把李案判為強暴
    的確過分且自私
  • 訪客
  • 已證實過程有下藥迷姦,還有被捲入的女星精神崩潰了,居然有人支持這種事
    下載就下載了,再用一堆專有名詞寫文章正當化自己的行為有點多餘
  • 真相有待釐清,切勿未審先判。

    evermissing 於 2012/08/25 02:38 回覆

  • ~嚕嚕米~
  • 版大批判公正~
    佩服佩服~
  • 悄悄話
  • 隨便
  • 我想問 既然那麼你情我願,沒有任何迷姦不自願 李宗瑞為什麼逃阿? 說來李先生還被陷害耶
  • 您好,本文重點從頭到尾都擺在婦女新知陳昭如以偏概全地將淫照中女性以偏概全地視為受強暴客體,還有淫照本身的傳播等於二次傷害的這兩件事情的批判分析上。

    嫌疑人逃與不逃與本文無關,去介入類似的評斷就像是在審判,然而我們沒有必要在事實撥雲見日前預先進行任何的審判,就像陳昭如的文章替所有女性做了受強暴的未審先判。文章也並沒有要替本案辯護說沒有任何迷姦不自願,只是要試圖分析為什麼這樣的論述要蓄意排除其他可能性而已。

    若本案其中確有類似的犯罪事實,即若確有侵犯了他人的性自主的情事,李宗瑞本來就該要對自己的犯行負責,這更是無須爭辯的事實。但,我們可以在強調性愉悅,除去性汙名和為性自主權發聲的同時一起敬觀其變。

    根據目前媒體報導的檢辦資料顯示,至少有11名你情我願的被攝者,還有20幾名的狀況尚待釐清,可是這些人似乎還沒有出面指證,說出自己的聲音。而為什麼這些人不出面?

    知名學者卡維波老師在臉書上的意見轉貼給你參考:「我認為此文有個重點,就是如何看待那些自願和李宗瑞上床的女性。

    現在顯然有很多直接間接對她們的污名。直接的污名就是說她們拜金之類,就好像一些西餐妹被說成倒貼歪國人、崇洋媚外一樣。但是女人崇拜男人的權利金錢地位學識種族身高名氣等等,有誰不是這樣?這個社會本來就拜金,不必專門挑她們出來做替罪。她們有造成社會危害嗎?一些公知崇洋媚外的思想那才是危害社會呢。

    間接的污名則是將她們一律看作受害者,就是說男性有錢有勢有權或屬於強勢,因為這個性別權力的不平等,所以這些女人其實是沒有自主能力或者能動性,只是完全被支配的無力者。事實上,假如真要幫助這些弱勢者、要壯大這些淫女的力量,不是貶低她們(認為她們無德或無力),而是針對性的污名,讓淫女的「淫」變成給力的,而不是繼續讓她們無力無德的。改變淫的意義,讓淫是好的。

    總之,目前這種對「淫女」的直接間接污名(源自性的污名),使得即使是真的受害者(被性侵)也不敢出面來檢舉加害者。」

    evermissing 於 2012/08/25 13:36 回覆

  • 隨便
  • 謝謝你的回覆。我想的是如果逃就證明他畏罪,不然不理解為何第一時間不說明清楚,而是沙盤推演後才面對,我想合理的猜想是因為他要一一堵住每一張受侵害的嘴、每一個被出賣的身體...
    我很贊同讓淫變成給力的、讓性得到解放,而非汙名化性!但是我覺得不用跟大家分享阿,我的身體只想給自己與我的愛人,陌生人無權觀看我的隱私阿,所以在隱私流露後,不說話加上禁止大眾傳播不是保護自己的方式嗎? 所以我說得好像是當然可以有權利享受性自主,但卻也有權力不被看見,而你說得是不僅可以有性自主還可以正大光明談它且不受汙名,但我好奇的是,就算社會再開放,再沒有道德潔癖,真有可能願意公開談嗎? 還是保留隱私才有可能呢? 我是覺得最好別看,因為這是人家的隱私、秘密,他們不想被看光光,我們應該尊重他們的。
  • 關於畏罪的部分我就不予回應了,但很明白你想表達的意思,可是你的語言正在用你的想像妖魔化李宗瑞這個角色,這陳昭如文章中正面批評關於強暴犯的部分有提出來討論,請參考她的文字並稍加反思。

    性相關的不被看見,即性會成為隱私的一部份,其實和性長久以來被對待的壓抑迫切相關。大眾對待性,和大眾對待隱私的方式,會因為性相關而更為複雜。

    個人以為,有權不被看見是正確的,但這個權應該由本人出面來行使,不是透過他人來呼求行使。

    輿論往往預設立場了每個人都不想被看(但卻無視淫照和被看之間確實存在性快感連動)云云,這才是讓性主體越加無從出來面對的特殊對待,更是讓主體面對這般特殊性只得選擇噤聲的閉路引導,這絕對無助於面對性相關的汙名。

    從眾地預設了應對方法只有隱藏,但分明應對方法也可以選擇讓淫亂大鳴大放,讓大眾聽見自己的聲音。這絕對可以是另一種面對問題的選擇,就像是一個秘密被爆料之後通常誰都會出來解釋緣由為自己造臺階,遇到性隱私的時候又為什麼不這樣選擇?是不是我們的環境中用一貫的方法對待性這件事出了問題?敬請再想想,甚麼才是真正尊重的方法。

    從實際面的問題來看,既然已經被廣泛地看見了,既然已經藏不住了又多閃無益,那我建議選擇用現身說法"正"人視聽,掌握自己的話語權比什麼都重要。只有相中主體最可以透過照片借力使力,讓淫給力,讓自我有力。

    然而首先要建立的,還是一個並非假尊重真打壓的性主體發聲友善環境吧。這篇文章的所有訴求皆以此為目標努力。

    其他更細緻的性隱私討論歡迎參考:"別用隱私權當做殺人藉口"一文:http://glitterandbright.blogspot.tw/2012/08/blog-post_24.html

    evermissing 於 2012/08/26 15:29 回覆

  • 林誠國
  • 對此案交由司法去定奪,我只是表達個人看法,不去評論未知的真相。
    目前台灣還是個處於人權野蠻的國度,對性問題尤其苛刻,一個性專區都無法設立,一方面又要抓娼抓嫖,難怪性犯罪會那麼多,要性自主法律必須先把通姦除罪化,從古至今性產業就是無法禁止,你情我願的性又要受到法律規範,是極剝奪人權的法律,台灣滿街掛羊頭賣狗肉的護膚店&指壓按摩養生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跟色情連結,無能的政府還有一些很笨的婦女團體,以眼不見為清靜的鴕鳥心態在看世界,我支持娼妓合法化&通姦除罪化,這個法令未通過之前,台灣女人永遠生活在恐懼中。
  • 個人也支持娼妓合法化&通姦除罪化~
    不過不得不說,部分進步婦女團體如婦女新知等等都還是知道支持通姦除罪化和提醒大眾對娼妓權益多加思考(性工作這部分他們真沒這麼前進)。

    evermissing 於 2012/08/31 03:03 回覆

  • libai
  • 我有點不明白,淫照不是重點吧,支配與暴力才是。你傳你的淫照對當事者造成甚麼額外的支配?我現在很好奇,納粹是怎麼炮製猶太人的?於是我要開始到處找尋蒐集納粹絞死猶太人之類的影片。

    因為傳照之後的權力移動,比方從此認為那人就是婊子人盡可妻,大家都覺得可以輕賤他/她,這才是支配,才是暴力。應該要鬥爭這種權力移動。

    傳照確實是可能有相對上妨害秘密的問題。我不認為完全沒有相對上的權力不對等(不過單就法律角度,不對非特定多數的分享是否能簡單構成散布也還難說,先姑且不論)。比方說在強迫曝光這層面上。但是該文(婦女新知文)主要要講的是「(不僅是妨害秘密)的大義」部分,複製強暴,透過觀看來體驗強暴反覆強暴云云。

    同樣,比方我看了納粹的某集中營片段,我可能覺得1.大快人心,猶太人真就是該死。2.納粹德人,非人酷刑,另人髮指。或是我可能根本不在脈絡下的3.這軍官好俊,那個猶太人也不差(沒錯,就是消費)。我認為,(婦女新知文)的大義,對「不要傳」的解釋有些薄弱,傳了就是複製,就是強化暴力?這在後現代消費都市中是相對錯動的。簡單說,不要傳不是該「大義」的守備範圍。

    真要談不要傳,不是應當或是需要歸結於某種性道德,性秩序,而是在更細膩的人格權的延伸(包括隱私權等等)線上,來談尊重當事人意向等等的問題。
  • 謝謝你的回應補述,相當值得再深探的觀點。

    evermissing 於 2012/08/31 02:57 回覆

  • 暴力小元
  • 一般人,應該不會隨便傳、隨便登,但是,很多人會因好奇心,而去尋找照片、影片,不找心癢癢,找了又有罪惡感(會有嗎?),如果只找不傳,版大認為這樣的行為如何?
  • 嗯?就是一種可以想像也確實存在行為模式。就是這樣吧

    evermissing 於 2012/08/31 02:56 回覆

  • ana

  • 寫得太棒了
    謝謝有你這篇
  • 好熱要出門

  • 李某事件曝光以來,我覺得我還沒辦法用一個固執的立場
    去看這件事...
    畢竟真相是什麼?
    誰來告訴我們?(發言權幾乎掌握在媒體霸權手上)?
    或者要選擇相信什麼?

    但顯然地噬血媒體未審先判,連日不停的轉播轟炸,
    只是一味的複製與灌輸大眾泛道德的思想,
    幾乎扼殺了其他觀點(應該存在)的討論空間。

    你的觀點某些部分我是同意的,我也支持性自主權和主體的實踐,
    要去突破一些性的禁忌加諸在女性身上的壓迫,
    但弔詭的是,性是政治的,也是極為私人的事,
    如果說這事件的當事人有一部分真的遭受強暴、非自主的對待,
    那麼如果繼續散播裸照,
    在這個社會對性已然扭曲的價值觀下,
    (我想表達的是大多數人還是帶著"獵奇"的眼光,在分享與看這些照片,
    繼續責怪淫魔,同情受害著,但僅此而已,不會有後續反思的動力),
    這樣對她們來說是不是二度傷害?

    所以支持散播裸照的觀點我是存疑的,一些淺見交流。
  • 謝謝你的分享。希望能夠有多一點像這樣的思考。心有存疑就針對這部份的疑惑多說點話吧!想想那些你所認知的傷害為何而來?想想那些沒有傷害的後設可能性?你會有你的答案。

    evermissing 於 2012/08/31 02:55 回覆

  • 訪客
  • 譁眾取寵,莫此為甚。治學如此,可悲可嘆。

    你的文章在苦勞網被批得體無完膚,有擔當的話,請去那回應面對。
    躲在自己的部落格裡,是心虛還是?

    就算是雙方合意自拍好了
    但合意自拍哪裡等同合意讓照片外流。你說的算?!
    況且下藥,偷拍的可能都被你選擇性忽略
    你不去正視受害當事人已經提告的基礎事實,盲目舉著"性自主,性實踐"的大旗,不也正用語言強暴著別人,要求當事人跟妳一起高唱"草根情慾"。
    這跟父權邏輯下,一廂情願地對他者的主體建構,有何兩樣?
  • 不好意思啊,最近工作繁忙,無法即時回覆,會答應苦勞網編輯轉載文章,就是為了激發更多的討論,不過實在忙到沒有時間去看去回應,反正就當作者已死,讓人們可以聽聽不同觀點的目地也已經達成,沒有心虛,問心無愧。對於文章中我的個人觀點也絲毫問心無愧。

    這位無名訪客您的指控內容,說起來,根本只是文章寫作時,由於在針對那篇蘋果原文提出回應,特別將陳昭如避談的部分提出來檢視罷了,除了舉出以反證為目的的例證,也故意使用了多元的聲音這樣的字眼,這是一種表達和宣示,就算是被強暴被偷拍的心境,都是屬於面對草根情慾的一種聲音。只有自己能傷害自己,又是誰在逼著這樣的傷害發生?針對這個部分要稍稍抽離地從朋友的觀點說明,個人也以為,多想想性自主和人身自主權/性隱私跟隱私想像的文明對待和待遇差異,大概就可以知道不同的觀點需要存在了。

    文章從來沒有提出要求請當事人"高唱"草根情慾,提出的是我們都可以擁有的另外一種思路,最希望的,還是每個人都能說出自己的聲音。斷章取義說來只是辯論話術中特別可悲的一種,敬請就事論事。

    要是真有心悲嘆治學,麻煩將文章再細讀個幾遍,回應個更有內容的東西吧?

    evermissing 於 2012/08/31 02:52 回覆

  • 訪客
  • 假如未來李宗瑞無罪釋放~~這社會會變成怎樣~~~?
  • 問問老天爺啊

    evermissing 於 2012/08/31 02:56 回覆

  • 譁眾取寵
  • 你有時間在這私我小眾的部落格回應本人的批評,沒時間去那公共論壇,面對大眾的詰問,幫自己的文章辯護,這問心無愧,還真是無愧到作者已死的地步。(還真不如去死一死算了)

    沒有勇氣去面對別人空開對你的指教,那啥激發討論云云,旁人看來,只是作做十足的自我安慰罷了。 怯戰就怯戰,不用把姿態擺出一副公共知識分子的樣子,看來我譁眾取寵四字,還真給他寫對了,當譁眾無法取寵時,就是需要你現在這般的自我感覺良好。

    以上文字,要是你不同意,我隨時願意收回,但請用行動證明吧!




  • 我就已經說了啊,最近工作相當繁忙,真的沒什麼時間,要是你這麼想要看我本人出面回應,就敬請等到本人有時間細看消化那些文字再說吧,不過我還是一點也不覺得有必要這麼理會你這樣無料嘴砲之人的予取予求,為什麼呢?請聽在下慢慢道來。

    第一,苦勞網不是屬於自己的空間,我本人一點也不想在你所謂的"公眾空間"做出沒有仔細消化過脈絡內涵的輕率回應。

    第二,剛剛稍微去苦勞網細看了一下公眾的回應,直覺何來被批的體無完膚之有?你來到作者的私人空間把公共性廣泛的討論用自我詮釋誇大渲染,這好像比較像在譁眾取寵吧,取暖哭哭,要是我不是一個苦口婆心的人的話,才不想理會你這種譁眾取寵的人呢!

    第三,如果來自於作者的官方回應那真的是重要的話,就應該有官方觀點的正式對談。自覺不論在任何的公共論壇,要回應就組織想法公開投書給回應,這也才顯得我個人有必要再投書回應,這是很起碼的對等論述。

    一方面,就像我公開嗆了陳昭如但她一樣擁有選擇不回應的自由和理由而對此我也無需置喙,反正我說完我該說的就足夠了,二方面,這件事情確實並沒有進行達到必須進行公開回應的理想條件,所以我還是一點也不覺得作者有必要去介入這種「討論進行中模式」的公眾討論,以免讓公眾討論的內涵被干擾,進而折損了一些不同觀點。我說的作者已死是這個意思,你看得懂嘛?你看不懂的吧,因為你根本就沒有在看,你甚至根本什麼都沒有說,你只是一個無端憤怒又自宮無力的人而已。

    至於只要論點夠清晰有力,相信苦勞網編輯不會不願意補完其他的不同觀點。藉由觀點的一來一往,相信這個討論能夠更有知識影響力,並帶開讓世界改變的潛力

    結論,這根本不是一個作者害怕出來面對詰問的問題,問題在於你是個一廂情願直覺作者懼戰的立場不同者而已,問題根本就出在你身上啊。我才想看你能用行動證明什麼吧?為什麼是我需要去證明什麼?譁眾取寵,你的行動呢?還是你只會在這邊吠?

    evermissing 於 2012/09/02 02:58 回覆

  • 譁眾取寵
  • 本來還想多罵你幾句,但算了,為了不讓自己高血壓,我用另一種口吻,學院腔的方式或許讓你比較聽的進去。

    首先,追求多元詮釋空間的開展,進而開啟另類敘事的可能,是文章中作為"作者"意義上的論述意圖,也就是說,你想藉由草根情慾的觀點,去碰撞陳昭如那種一廂情願的老派詮釋,嘗試挖掘出對於淫照,另一種解讀/解毒的可能。
    但讀者買不買單,就要看你的文章的功力,是否成功地讓這樣的嘗試變為雄辯式的說服。

    如果這樣的嘗試是成功的,在這李宗瑞這件事的脈絡下,你文章必須做到一件事,即,一方面清楚地表達出你的訴求之餘,同時一方面克服"傳播淫照"所帶來的侵權之疑。

    ex:就算是合意自拍,但這同於合意讓自拍外流嗎?

    唯有如此,這才能成功論證出你文章標題中"支持淫照繼續流傳"這個命題。
    並且,在這樣意義下的多元開展,才能面對"犧牲 與成就"的衡量,產生積極意義。

    積極意義上的多元開展,是一方面幫另一種聲音開道,但同時也豐厚了他者,就像是我們訴求女性權利的深化,其實是反到頭來,同時豐厚了整個性別的討論,作為他者的男性,也有雨露均霑的可能。

    而你的論述,欠缺這樣積極性的多元思考。原因在於,你的情慾自主加上流傳淫照的粗淺支持,根本無法顧及到他者(受害者)的人文關懷。 這裡我談的是一種可能性意義上的他者。

    是啊,當你我都無法預設,到底當事人拍照的情境脈絡為何時,你要用何種立場去面對那些被下藥,迷昏,偷拍的"可能性",你為了成就敘述的多元性,犧牲的,就是這些被害者存在可能性的嚴肅面對。

    更難堪的是,你又要如何去面對,已有被害人提告的情形。

    最膚淺的回應是,宣稱他們其實也是被傳統價值綁架,所以不得不用受害者的姿態來自保, 若是如此,那法律自白的意義,自我能動性,又要從何談起?

    " 當我都說我是受害者時,你憑什麼說我不是?????"

    當然,陳昭如的論述,同樣也要面對,怎麼處理那些"情慾自主實踐"的可能性他者,抱著傳統的道德大旗去看待這件事, 犧牲了什麼? 成就了什麼?

    進到這樣的討論時,誰是弱勢,就是要論辯的核心。

    在面對未知/可能性時,要如何保障正義,說到這,羅爾斯,在政治學中有一個無知之幕的推論,你要是知道,就當我多嘴,這裡就不贅述了。


    最後,
    以我的角度,說句不客氣的話,(反正也不差這一句)
    你只是為了要跟陳昭如對話,要和他定孤隻才寫那篇文章,但卻陪嫁了對整個事件的基礎理解和觀察,更遑論對事件背後多元性的深刻思考。

    譁眾取寵。四字做結。


  • 這篇文章,本來就是要寫出來跟陳昭如的文章"定孤枝"的啊,你沒在看我給你的上一個回應喔(雖然回應當時精神很差應該有些不知所云的部分現在也懶得更動了),所以你提出來指責的那些我沒提到的基礎理解和觀察,本來就不是本文的主軸,不是主軸又何來犧牲割捨之說?其實就只有你單方面道德判定此舉不妥而已吧!你終究在說的就僅只是一個事實,而我也只能說你還滿能看見事實的,還可以稱讚你滿有道德感和正義感的,不過眼睛被這些東西裝滿,真的就看不見重點啦~

    說也奇怪,在你對我的文章的觀點裡,為什麼面對多元聲音這樣的名詞時要把被害者的聲音給特別排除,分明被害者的聲音也可以是其中的一份子,我刻意拒絕受害者命名標籤這件事情,不代表我有否定受害者主體的意圖,受害者主體某種程度上其實是本文最深切關懷的部分。所以究竟是你用有色眼睛看到的東西多麼膚淺,還是我的文字真的粗淺?

    你壓根兒就是覺得被害者就需要有特殊對待,被害者的被害有必要被拿出來特別檢視,而這個特別檢視的特殊性反而是在個人觀察中傷人至深的關鍵之一,我並不願意再造這樣的傷人特殊性,於是本文的曖昧語法如是誕生。

    再延續著這個語法思考,關於淫照流傳這件事情,就可以視同去特殊性的一種應對方法,連你口中所謂的受害者(不論任何形式,被迷姦/被偷拍/感受到隱私被侵犯者)都可以用這樣的選擇來自救(淫的給力亂的有理在這裡扮演的角色就很重要了),這可以不是一個只關於傷害的動作,這個傳播動作的意義可以被轉化,在一定程度跳脫原本思考範疇的前提下,主體將能自我培力面對傷害甚至將傷害昇華,然後,有一些真正根深蒂固的文化骨刺能慢慢被拔除。這夠"受害者人文關懷"吧!

    簡單地總歸一句,我在想的是能動主體的新思維可能性還有主體能動力的反動探索,你在想的依然受困於被動他者的受迫性,說到底,你覺得哪個討論比較有實質意義呢?

    說這麼多,這樣你看清楚我想表達的重點了嘛?還是看不清楚的話,我也不想要再跟你這種譁眾取寵的人浪費時間了,再看到這種不分青紅皂白的言論,我就不再理會囉!

    我這樣說,應該有比你還要不客氣很多很多吧!不好意思喔我真心覺得沒必要對你客氣。你也不需要對我客氣。但還是貼心地建議你,不客氣要不客氣的有方法啦!謝謝你的不識相讓我文思泉湧。

    用一根手指指著別人的時候,會有四根指頭指著自己。這句笨名言可以完全說明現在的情境,說嘴起來也是很不可思議的啊。

    evermissing 於 2012/09/02 03:10 回覆

  • 訪客
  • 回拒受害者特殊性的存在,才是真正傷人至深的。

    我既然已經被偷拍,被下藥,被迫拍下淫照,依你的邏輯,還要鼓吹這樣的照片,繼續流傳,讓別的男人看著我的照片打手槍,去期待那不知所云的意義轉化,你到底有沒有一點同情心啊?

    是啊,只有自己才能傷害自己,這種膚淺的主觀唯心論,你也好意思說,若所有意義的正當性只來源於自己的主觀定義,那你口中的"文化骨刺",又於我何干,我把它當"文化魚翅"不行嗎。

    另外,
    為了拔除你口中的"文化骨刺",為什麼不是你自己去拍淫照,給她淫的有理,亂的有力,卻是用不痛不癢的論述,跑來消費這件事裡作為受害者的他者。

    你還真是"苦口婆心"到了極致! 我說你譁眾取寵,你還不認。

    去特殊性,自救,傳播意義的轉化,傷害昇華,這些妳一廂情願的想像,
    都是要擺在權力關係裡的脈絡去理解,不是搖旗高喊這些口號,這些想像就會自動發生。你用別人當子彈,去衝撞你口中的文化骨刺,還在那意淫著知識份子的自我優越,夸夸而談那些自以為進步的概念,這就是我最最最賭爛你文章的地方。 還扯到啥能動主體的新思維,拜託,不要這麼噁心好不好。







  • 雖然你很誠實,但這位訪客啊,你怎麼會這樣情緒化呢?跟這種情緒作祟的人最沒有辦法溝通了。你都沒發現是那堆亂七八糟的想像扣連在你所謂的傷害裡吧?而那些想像跟性的汙穢,性的汙名,性的排斥有多麼相關你都看不見嗎?那些不是真正該面對的嗎?

    我還真的不覺得被害者需要特別被同情的,終於露出馬腳來了,你就是個立場完全不同的人啊,你信仰的東西正是我最最質疑的東西,所以我信仰的東西是你最無法認同的。

    在像這樣的想像根本不存在常態思考中時,不去提出想像,又該怎麼談論讓想像發生這這件事情?我就是在提出一種本來就是可能的,但卻不知為何鮮見的思維切換。當這篇文章有近萬點閱率的時候,它就踏出了讓想像實際發生的第一步。

    這是很實際的啊,比起你在這邊說那些滿是憤恨和不知所措的話來說,是很實際的啊。看到你這種人過敏成這樣子,也一點都不覺得這篇文章不痛不癢了,照這個情況來看,根本就已經在踩到痛處和盲點了吧?

    另外,不管是魚翅還是骨刺,你的情緒化讓你看到的偏離事實,也讓你變得矛盾了。我在文章結尾已經說了,不要到最後才發現只有自己能夠傷害自己。我在這邊多補一句,也不要到最後才發現只有自己能創造屬於自己的意義。再多想想吧?這是我對主體能動性最大的信仰。分享到這麼深層的地步,我也覺得我仁至義盡了。

    週末愉快,出門去~下禮拜又要工作爆炸繁忙,有時間再回回你這個其實固執到有點幽默的傢伙吧!

    evermissing 於 2012/09/02 12:05 回覆

  • 訪客
  • "林教授,你那篇在報紙上寫的文章,我跟隔壁班的小明都覺得有問題"

    "嗯,基本上,你們有問題的話,去報上寫一篇文章回我,我才會回答,這才是基本的尊重喔。不過,既然你是我學生,那我就苦口婆心,勉為其難地回答一下你的問題好了。"

    "那隔壁班的小明,他的問題怎麼辦?"

    "小明喔? ,他又不是我教的,關我屁事啊,更重要的是,我可以當你,不能當小明啊啊啊啊啊"

  • 1.假設有學生聽完教授某場公開演講有問題,到教授的辦公室問教授,寫email問教授,教授會回答。就像你來我部落格留言一樣。

    2.學生之間有討論,好的教授通常會讓學生好好討論。學生自己有問題會找教授本人發問。不是嘛?

    3.亂當人的教授心眼很小。不過這與教授能不能當人何干?

    如果你是要用這則杜撰的教授故事來諷諭現在我倆面對面的情景,其實還是偏差了點耶。

    對了因為有另外一個有趣的路人出現了,我想試探看看他的反應,所以先把陌生人留言功能關起來囉。如果你最近有什麼話要說的話,請等個幾天或者開個帳號出來面對吧!造成你的不便就先說聲不好意思囉~

    evermissing 於 2012/09/04 01:01 回覆

  • 訪客
  • 好啦! 看你這麼仁至義盡地面對我的糾纏,你好好去渡週末吧。教授!
  • 不敢當不敢當,我們平起平坐啊,教授二號。

    evermissing 於 2012/09/04 00:38 回覆

  • 別人的小孩死沒暸
  • 樓上說的很好, 這位不知是林先生還是林小姐的大德, 就是把別人當子彈去打戰啦! 反正別人的小孩死每瞭.
    沒有當事人的允許,擅自傳播私人檔案,本身就是構成妨害秘密罪
    要用淫照的流傳來翻轉性污名, 好歹也是當事人願意挺你,自願拍照,加上自願去流傳,這樣才說的通
    問題是,現在的狀況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都有受害人出來指控是非自願的情況下,被迫拍照

    你以為這是出來拍寫真集喔? SB一個.

  • 這位別人的小孩,既然你是別人的小孩,當事人挺不挺我不知道,但你不是當事人你又知道了?另外,這些不是文章的重點吧。

    文章最核心的重點在於,不是當事人的"他者輿論"只知道一股腦兒的說不,說傷害,卻看不到這一股腦兒的不說傷害究竟是在鞏固傷人的關鍵-性的特殊性,看不到也聽不到主體被掩蓋被奪走的聲音,更看不到自己才是那顆貫穿所謂心臟的子彈。

    我相信我這篇文章帶來的衝擊,應該有一定程度的提醒效果囉,還聽懂人話的人就會懂的。不懂的人大概就是像這位訪客一樣還沉浸在崩解情緒裡頭不知所措只好作亂發洩的思考遲緩小屁孩吧?腦子轉快一點喔!加油!

    evermissing 於 2012/09/04 00:32 回覆

  • 別人的小孩死沒暸
  • 還有,敢大喇喇地寫文章公開支持淫照流傳,那你幹麻不去把影片蒐集放在自己的部落格,供人下載.
    說穿了,還不就是怕人檢舉你林秉君.
    只懂去慫恿別人幹犯法的事,自己倒是躲在背後高談闊論,還挺高招的嘛你.

  • 很高興你聽過我的名字,關於法律的部分,你可以再多想想啦,畢竟只知道把法律完全當成天條的人還滿下流的。

    另外,因為我滿想認識你的,很少看到這麼率真衝動的人,我決定暫時把陌生人留言的功能關起來囉,出來面對交個朋友啊~~到底躲著的是誰啊哈哈哈哈

    evermissing 於 2012/09/04 00:37 回覆

  • 訪客
  • 有看過"完整"影片而非片段的人 再來說這是強暴吧
    除了少數可能真的完全喝茫沒反應的

    其他一直掙扎 喊不要的 看到最後都會明白是啥回事啦

    不要 不具備任何法律上直接證據的意義
    是不要脫我衣服 不要碰我 ?
    還是不要停 不要射?
    後面還有更直接的反證 
    小李子射完以後 
    這些女的幾乎都會擁著小李子 接吻 緊扣雙手 甚至幫他口交
    試問如果是迷姦 強姦 被害人解脫以後還要做這種動作 是不是太詭異了?
    何況影片中無任何暴力強迫就範的跡象
    自稱被害人的這些人也無任何法理上的證據能夠證明自己當時是被迷姦被強迫的

    說來說去 頂多就只能說小李子是偷拍狂而已
    說強姦犯 太過於武斷 也欠缺事實上的根據 至少就影片來說 根本不能證明什麼
  • 哇哇 我明明就把陌生人留言的功能關閉了啊
    連你說的完整影片在下也可都沒有看過
    這位訪客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

    evermissing 於 2012/09/12 03: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