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對取名這件事情有了點無聊的想法
可能是因為昨晚熬夜看完了CLAMP的新作品吧
說新也不新了,從大概三四年前就有了
但那似乎是他最近唯一還有在出刊的作品
所以他就創作的角度切入,某種程度上還算是新的,
人們把創作這個動作多命名成創新
其實就有這種複雜命名帶來的弔詭性

先來講講簡單的命名吧

其實命名關係到的是一個語言中的可能性
黃色的鳥,被命名成蒲公英
是因為顏色,於是四月一日用這個名字讓鳥的黃跟他的名字合體了
並且附帶上了那朵花所擁有的,關於自由的,飛翔的,草根的意義

很多事情的命名是悲傷的

像關於娘這個字被人的惡意轉化成為一種攻擊的話
這就是一個純粹用權力抹殺,否定,攻擊被命名對象的沒良心行為
娘關於的是母親,是文化腳本中最女性的古老尊稱
把他跟不符合大眾定義下男性氣質的人擺在一起嘲弄
完全就是男性莎文生產的,不只貶低不同於自己的生理男人,
還順便把母親,女性也降格的可悲行為
這也算是男性刻板氣質發展到極致的一種自我恐懼反應吧
不管從哪個層面看都是悲傷的
可是很多人們還是喜歡挾帶惡意這麼做
這大概就跟母親把自己生下來這件事是悲傷的有關了

還有些命名是逗趣的

像是做愛
現在這年頭,大多數人不說性交
他們把人和人之間為性器官,為身體帶來快感的互動稱之為做愛
於是就這樣,愛和性被綁在一起了,很簡單就靠這個命名

雖然現實上可能有人純性交,沒有愛
可是他們常常必須這麼說,欸我們來做愛吧
雖然有漸漸發展出打砲和做愛的區隔
但打砲和性交一樣,是無法跟做愛對抗的
就像如果你跟愛人從事性行為,你不會說我們在打砲或者我們在性交
就像如果你不是在跟愛人從事性行為,你會有一種你不是在做愛的罪惡感
這其中互相鬥法的部分,說起來還滿有趣的
我就很想試試看,之後如果跟別人在一起了,要有進一步身體接觸的時候
我一定要跟他說欸我們來性交或交媾吧這類的
這就叫做給愛的挑戰哈哈哈
不過一個沒啥經驗的人說這麼多好像也不準喔
萬一真有那時候,說不說的出口還不知道哩

有些命名則是奇怪的

我如果問你會怎麼形容張芸京或者藍調石牆T
現在最流行給的答案,好像是"中性"
他的中性打扮,他的中性嗓音,他的中性xx,
對了,很多人都這麼稱呼他啊,稱呼李宇春啊:中性女歌手
怎麼看都覺得這事有奚俏

中這個字意味著存在於兩者之間
也同時提醒著左右兩者的存在
一男一女,性別二元
也悄悄否定了他的特徵和他的符合
他說穿了就像是個男孩子,他不像是個女孩子
他到底是男是女這問號選擇成就了個中字
提醒了他要記得自己的本
就算是相像於所謂的男人,也不能忘了自己身為女人的根
中這個字,這麼說來奇怪地多麼有強暴性
可是很少有人不這麼做選擇,選擇這麼命名之
主流思維中很少人會選擇跨這個字
跨性別,跨越了那條線,彷彿到達了另一邊
本質上沒有特別強調那個自己的"還在"
沒有特別強調那個1+1的一個1和另一個1
只是說明從這裡跑到那裡的一個狀態
沒有什麼被放大,也沒有什麼被縮小,
跨性別的跨還不只是從這塊性別領土踏上另一個性別領域
跨性別這三個字擺在一起從字面上來看也顯示了
張芸京這類性別角色的存在還擁有整個跨出原本預設的"性別領域"架構的潛力
這份存在也確實有超越性別二元的絕對可能
簡單來說就是精準的精準
只是很少人會這麼選擇
到底是中性是跨性這個神奇的問號
直白地點名了當下性別二元思維的奇怪
只是很少人去質問這樣的奇怪
習慣了二,就不會想去創造三
害怕承認了不是自己習慣的主體力量
自己就會開始因此失去什麼力量
大概是類似這樣奇怪的被害妄想心理吧
很少人沒有這樣的被害妄想心理
幾乎誰都是這樣的不安
這就大概我們不知道為何我們一定要誕生在這個世界上一樣了
不知道讓我們不安,但我們就這麼存在了,思考了,創造了
說來也是件奇怪的事

把這篇文章命名成命名
是因為他就是關於複雜的命名
關於其實只是求個精準表達的命名
到底什麼可以又逗趣又無聊又奇怪又悲傷呢
關於最後這個問號,未來可能會寫更多吧

今天先到此為止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ermissing 的頭像
evermissing

Have u ever been missing?

evermis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