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118559834822868_4277.jpg 
我說,我們為什麼不能放過周玉蔻?因為像她那樣的言談
無疑驗證了保守人士複製男性霸權的女性管束,和另一種良婦霸權的邪惡物化:

2100全民開講於2010/4/17的節目中對近日黑人陳建州Love Life潮T營利與公益之間的操作空間提出質疑,現場討論參與者周玉蔻不只一次發言把活動主使者黑人、甚至後來將花錢行善者都形容為鄉愿,此用語引來觀看節目的小S極大不滿,Call in現場與周小姐針對該詞使用可能造成社會大眾善心付出意念之影響進行對峙。敢怒敢言、思緒清晰的小S直白地指出周玉蔻的說詞很邪惡,不但複雜了行善這事單純美好的意圖,更會讓群眾對於付出善行為之卻步,要求她將鄉愿這批評收回。姑且不論言談背後的人情世故,至少我們能看出小S所提出的想法立論清晰,批判力道正中周玉蔻觀點的缺陷紅心,明顯掌握辯論技法的名嘴周玉蔻自知理虧所以不選擇直接回應,抓住一條小辮子,斷章取義後窮追猛打讓對手氣勢減弱:「請妳把邪惡這兩個字收回去…(中略)小S,妳是一個媽媽(笑)請妳把邪惡兩個字收回去…(中略,當小S試圖解釋:「沒有周姊,因為這個觀念,這個觀念…」時又遭到打斷)當妳在電話後面,講一個發言的人是邪惡的時候,我為你兩個女兒感覺到遺憾!」過程中不只一次,數度用媽媽二字打斷對話,並拿它作為要脅的條件:「小S,請妳把妳剛才錯誤的引述收回去,因為妳是一個藝人,妳是一個公眾的媽媽……」(對話文字來源:網路)

她力挽頹勢的手法一點也不複雜。但很明顯地,她論述計策背後夾帶強大的社會脈絡卻一點都不簡單,這份價值血淋淋地驗證了保守女性管束作法以對過去的男性歧視語言模仿來達到這種「女人」發言權的扼殺,實際上更反映了異性戀霸權框架中,男人控管好女人的,好女人打壓壞女人的,異性戀打壓其他性態抹滅多元自我展演自由的邪惡統治。名嘴好勝的思緒暗湧中,周玉蔻小姐用極冷靜的情緒反應,有技巧地將對事不對人的邪惡二字使用曲解成一種相當不當的人身攻擊,針對這人身攻擊使用的「不當性」論述顯示了一種能力,她有能力將「媽媽」二字化為要脅他人言論自由的武器,這武器用他的社會力量在這套言論攻防中試圖達到讓對手閉嘴的威嚇效果。

顯然習慣於應付這套霸權價值的小S絲毫沒因此示弱,但我們也能從小S的角色切入這力量背後意識到欲蓋彌彰又來者不善的霸權後盾:

一,台灣社會高道德,高自持,高物化的異性戀霸權母親宰治「即刻現形」:母親的概念在這樣的論述中充滿了男性投射到女性身上將之功能化的物品想像,只要妳有媽媽形象,妳就必須凡事要顧及女兒的,必須沉默的,必須自持的,必須有禮貌不能胡亂批評他人的;說穿了,這套理論除了擺脫不了男性中心的良婦定義鞏固,除了鞏固了之後再換來僵化的兩性假平等,這種以高度自覺的政治正確姿態絲毫不進行思想對談的威權教條封口控管確實完全罔顧屬於母親個人選擇的自由意志,忽略了行為背後的動機,乃至動機與動機之間的機動性與變化的多元可能性都被抹除,又很基本牢固地僵化了母性角色的位置。

二,保守之中複製古老男性中心論的性別歧視霸凌更是表露無遺,萬年異性戀霸權的遺毒留存:這樣的留存,彷彿過去「男人談正事女人請閉嘴」的歪理再現,周玉蔻的行為,其實不過是藉由消滅/拒絕所謂壞女人主體的無視動作強化自身的優越地位,這個威權政治的位置只是從全然皆良惡弱化的男性理想女性刻板壓迫昇華成「好女人該自持自保/壞女人請自重」的另一套男性主宰威權模仿。這套說詞由道德的、社會的、媒體的、法律等等的各種層面全面進攻,試圖瓦解那個壞女人塑造出來挑戰的,無拘束的新興自我認同感,無疑是被弱化的傳統價值的奮身抵抗,而那套不合時宜的說詞在這個辯論場域中的出現更反映了現在社會提倡性別主流化卻脫不開男女刻板、男女關係、剃除其餘多元性別主體所帶來的意外反作用力,這之間複雜的辯證互文性還有諸多可延伸的空間。總之真心真意的去除任何不平等關係下的汙名是一個民主社會最重要的課題,而所謂的真相總需越辯越明,各種發言主體間撇開權衡的互相尊重在一個社會的語言裡則是改善一切的關鍵,絲毫不成熟的純粹政治權力打壓尚需突破。(這場辯論中就完全看得出小S對周玉蔻的禮貌跟理性,不論各種層面小S都是相當值得敬佩且可貴的。)

因為小S公眾的母親的藝人的複雜身分與其身分想像並存,只要小S狂放不羈的螢幕形象還存在,保守人士複製男性理想的母職物化想像隨時都可能「即刻毀滅」,本文願對小S給予社會的辯論空間大大致敬,更願諸多受威權霸凌之主體有朝一日皆成就屬於自我的自主的自由,同時在此也鄭重要求周玉蔻小姐負責,針對自己失當的言論,與對小S的絲毫不尊重,及為求不敗不擇手段等失態歧視行為向社會大眾道歉!

(p.s. 物化在本文脈絡下,使用的是女性主義最原始的定義,
 是廣義的,全面性的,男性霸權理想思維掌控下的女性功能化控制
 如今台灣語境對物化一詞的使用已然窄化,淪為女體暴露恐懼塑造的道德監管語彙
 完全忽略女性主體扮演與男性眼光的拉扯,也擺脫不掉異性戀霸權的框架
 更充滿了對性慾情慾的不解誤解甚至有汙名化,去多元化的單純兩性"性"辯證
 所有人的女體欣賞權與可能因此得到的愉悅都被這種過去男性霸凌殘留的眼界剝奪
 這種詞語誤用的現象在這個性別教育廣泛推展的年代著實顯得諷刺)

(p.s. 圖片來源:Facebook反周玉摳粉絲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ermissing 的頭像
evermissing

Have u ever been missing?

evermis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清輝
  • 國民黨別再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