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01 Thu 2010 01:12
  • 辣的

開始吃起辣的東西了,以前是不敢輕易嘗試的
那種辣到麻,麻到痛,痛到流眼淚的感覺
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從心上辣了下來
總覺得會很難受

突然想起之前公主的演講
她一方面說著不要相信她是對的
一方面傳述著她真切的經驗
說不出來,那種從她身上散發親力親為的力量
有時候是一股無懼的衝動
有時候是一種天賦
有時候是一個奇蹟
那樣的人生有著一抹乾淨的未知,黑得發亮
然後闖蕩各界叱吒風雲

似乎嬰兒的眼睛就是這樣
留不住的懵懂跟靈動都在發光
當時的她/他/它總還不懂什麼叫做自己
最後從身體的感知中建立所謂的認同跟習慣
也因此對再現的感官世界信仰的強度是無窮盡的
某種程度上更注滿了純真/無知一體兩面的力量,
這也類似阿凡達主角拯救世界的關鍵基礎
不過我的問題是
怎麼好像每個人長大了以後,常常若有所失
是不是都忘了要勇往直前的感受,沒有極限?

限制人類的東西叫做文明
象徵人類進步的東西也是
這個等號的成立就意味著
一個龐大的時間洪流終究會帶來的改變
打破過往因為不知情而所建構的人權侵害
建構新的未知的希望能讓世界更美好的歸屬
破立之間,不斷輪迴
享受著菁英長輩用生命打下來的天地
卻也還不知道該怎麼知恩圖報

當時聽到的話題是關於跨界
那個界線的存在背後充滿的定義和被定義
什麼是女/男性創作者,什麼是流行/非流行,
什麼是主流/非主流,甚至什麼是音樂/藝術?
政治大學的傳院院長在演講結束的當下
竟直接結論說界究竟是不存在的,
後來想想單純地說它存在或者不存在就太約化了
界,是背後有著某種歷史脈絡在社會組織下產生的強大制約
如果是Jo的話一定能當機立斷地這麼分析。
這份力量跟嬰兒的力量相反
挾帶龐大的背景知識,閱讀經驗,與批判思考
那種有機可尋的正確先機搶奪手法
我也不知道我學到了幾分
也真希望有朝一日能盡份薄力,
讓世上的擁抱再多一些,不平等權力架構中的歧視,再少一點
對於一個沒什麼價值的人來說,生命的意義不過如此了吧

又該怎麼從知識的力量和無知的力量間尋找平衡呢?
總之腦袋就這樣轉啊轉著,又停不下來了
過眼雲煙的到底還是過眼雲煙
有句話很像這個,歐陽菲菲唱著逝去的愛已逝去
不知道有什麼是能夠被改變的
大概就是因為這樣吧,
我最喜歡為漫無目的的悲傷行動尋找動機了

所以才決定吃辣看看 
但仍舊膽小的跟老闆說了
麻煩只加一點點
我想這是唯一可以預測的真理
一點一點地,人跟世界是絕對會改變的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ermissing 的頭像
evermissing

Have u ever been missing?

evermis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沛
  •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such useful informaion ● 3●
  • 你客氣了
    但你是誰?

    evermissing 於 2010/04/02 22: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