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想弄假成真跟弄巧成拙是不是同一件事
這是一個無聊的想法
畢竟弄假成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跟弄巧成拙一樣
都是一種落空,都是一種期待

很久沒有想胡思亂想地,對自己說些什麼話
突然想要好好休息

忙亂中還是為自己能表達的作了表達
也算是盡力了,歧視沒有失控就好
可是當下腦子是空的,現在也是,好慘
這就叫做絞盡腦汁嗎
那到底是不是一件大事,想問這個問題
但又想到該怎麼定義大,或者大到底重要不重要
這種問題鑽久了可能會更頭痛
然後最近的偏頭痛就治不好了

坐在位子上,鼻頭是酸的,有種緊蹙感
眼淚彷彿懸著,可是不想哭
不想哭,卻又覺得開心不起來
結論是沙塵暴有毒

還想要記得什麼呢,卻不知道
常常有好多東西好難忘的
尤其是那種覺得不夠的

想著性的救贖性
不自覺得連結到它的神聖性
這跟那份強大的異性戀霸權控制究竟有沒有關聯
哈,完全不懂皮毛的我可曾不自量力,又懂些什麼呢
下次換思考女性歧視跟性歧視跟同志歧視之間的維妙關連好了
或者來寫寫關於誕生於因知識新銳集結而生的
莎文中心殘留複製的網路場域
那些他們獨創的名詞與其帶著的明刀暗箭
多想寫些什麼啊,卻老是沒那個時間
寫歌的空間也都被吵鬧的房間帶走了

用呼吸去參賽,也許是因為希望呼吸順利
這大概是兩三個禮拜前的事了

希望一切順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ermissing 的頭像
evermissing

Have u ever been missing?

evermis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