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最近路上的狗好像常常帶有一種陰鬱的氣質
冷冷的秋天好不容易出現了陽光
人卻感冒了,還好沒有遇上讓人昏沉沉的症狀
好久沒說點什麼,乾脆把關於狗的事情講一講

他們到底看著什麼呢?
我也不太曉得
總之就只是那樣靜靜在陽光底下的柏油路上臥坐,坐姿優雅
骨碌碌的腦袋直挺挺的,專注地凝視著同一個方向
眼光幽遠,眉頭深鎖,總覺得很悲傷
聽說狗看到的世界沒有顏色
或許某種程度上也是種象徵吧
那種人類慣於以自身價值觀將畫面自行合理化的解釋
這麼說來,人也算是和狗一樣傲嬌自負的物種

最近腦子裡有段情節,好像是昨天夢到的吧
直覺可以當作小說的橋段,也先寫下來吧
好久沒有寫怪怪的故事了,以後應該用得到

**

  他用單手捏著鼻子,彷彿時空靜止。

  我走近了一些,懵懂地問他:「為什麼你要捏著鼻子呢?」

  他沒有說話,只是示意我靠近,我便到他身旁坐了下來。

  他伸出他的右手,捏住我的鼻子,一種粗糙的觸感。

  「我在找跟我一樣的人。」是有點陌生卻好聽的聲音。

  「我跟你一樣嗎?」

  「這不是一樣了?」

  沉思了半晌才發現,已經過了好久。

  我沒有移動,他沒有鬆手,我看著他的清瘦臉龐,不知不覺地學他張口呼吸。

  但就連那一刻,我們終究還是不同的。

  在豁然開朗的瞬間,我們不禁一齊發出帶有濃濃鼻音的「喀喀」笑聲。

  笑聲諷刺又刺耳,我卻直覺很開心。

  於是我決定,將他的寂寞身軀緊緊擁抱著,好像這一輩子都不願意放開一樣。

  原來,我們不曾擁有什麼。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ermissing 的頭像
evermissing

Have u ever been missing?

evermis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