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是悠閒的像沒事打瞌睡的樹懶一樣
如果不小心大叫一聲
就會出現樹懶叫
我在試著說個笑話哈哈哈
只怕接下來的內容很沉悶

聽說人不能沒有信仰
我不知道自己是想太多還是想得不夠
神的存在我依然質疑
我依然討厭那些很老派卻最主流的基督教或者天主教之類的
討厭那種彷彿有了信仰自我就能提升的態度
是人都會受苦,都會快樂
但為什麼就是需要一個滿荒唐的理由讓自己去感受
他受苦了,他覺得是神對他信仰的測驗
他快樂了,會覺得是神無私無我的給予
那個被馴化的自我甚至還試圖勸化別人,
即便明明與他人除了那個信仰外並無兩樣
卻只因為他覺得自己因為信仰而優越,進而有資格和能力
告訴那些無知的人去得到一個不存在的永生
那分明就是利用人對死亡的懼怕,對罪惡的逃避,
去製造一個荒蕪貧脊的藉口,說白一點根本是詐欺
相信自己,是有很難嗎?
把自己交給自己,有很不應該嗎?

最近看了影集House MD
整個人都快被所謂的豪斯價值洗腦了
我真的覺得這是一個聰明絕頂的影集
創造了這麼一個特別的強大角色
用醫生所擁有的絕對權力,幽默甚至狂放不羈的態度
抽絲剝繭的清晰邏輯帶來的是某種絕對真實
去觸及各式各樣的社會議題如家庭,同志,宗教,種族,政治等等
觸手廣泛之外,還能深度立見,著實不簡單

從一而終的是豪斯醫生瘸了的腿
他對人事物是玩世不恭,更類似憤世嫉俗的眷戀
他講的話是洗腦般的教育,簡潔有力
Everybody lies
更多他帶領我們看見的是在謊言背後的動機
Differencial diagnoses
專制頑固的同時我們擁抱的是更多不同的可能性
我覺得我好難抗拒這一些東西
像上癮了一樣沉迷了
只因為他是這麼一個忠於自己的角色

總之我想了想關於擁抱的事
還有感謝的事,還有幸福的事
感謝是單方面的給予
幸福是某種程度上的收支平衡
擁抱則是貪婪的放棄
畢竟一個人的手長總是有限
能抱住的東西就那麼多
所以人學會了割捨和不捨
然後在這之中幸福也不再是原本的樣子
導致人們的感謝無所適從
於是大家開始學著謝天,
不是因為想感謝的太多了,是因為想感恩也無法傳達
這是一個還滿唐突的結論

雖然沒有別人絕對活不下去
我還是選擇相信了自己
給自己一個擁抱。

對了,如果有人因為這些宗教批評看這篇文章不爽
請把它當成一個關於樹懶叫的笑話就好了
這招我是跟豪斯醫生學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ermissing 的頭像
evermissing

Have u ever been missing?

evermis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