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阿一 
在形容詞「反差萌」還沒得到具象語言化的21世紀初,由三池崇史翻拍同名漫畫的作品《殺手阿一》,呈現了將原作原始設定重組、推翻、精煉後的精彩影像敘事。一個容貌集邪惡、痞帥、妖媚於一身、懷抱著對首領絕對熱愛的黑幫組內第一把交椅,一個外形老實可愛性格懦弱不振但隱藏身份是個無敵殺手的年輕少年,因為一連串計劃謀財兇殺案連結起來的糾葛緣分,成全了一段血肉模糊中的深刻人性探問軸線:關於人自我和他我在慾望和失望之間擺盪的永恆命題。    

常見的說故事文學方法裡,「追逐懸念」是十分引人入勝的策略,結構上即包括了懸念何以為懸念的抽絲剝繭,角色所採取的相應行動填補「追逐過程」,最後則依照動能慣性呈現該過程告一段落的「結局」。懸念概念的成立前提,必然存有著與其相生的失去,於是,對於懸念抽絲剝繭的表現大體上是讓「失去」本身產生「意義」的回憶或訊息,編劇則在事件不斷發生的「過程」情節串聯中,適時地拋出各種相關線索和資訊,並且有意地讓不同的懸念交錯產生各種衝擊理解神經的火花,甚至擦撞出更多不同的懸念,直到「最根源的懸念」得以有個善終,故事也方才能有個令人滿意的收尾。《殺手阿一》即按此順序進行故事呈現,也因此,「失去」與「懸念」之間的張力表現,亦乃是本片敘事核心之所在,失控爆走能量的內涵,實則相當仰賴結構嚴謹的敘事美學支撐。

文章標籤

evermis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