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起午夜之前的經歷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或許是因為今晚西門町六號出口旁的那場掙脫繩縛的演出張力太過強大,才讓整個世界的秩序有了改變吧?

回家的路上,竟有一位年輕女子攔下了我,一個身高不高,眼睛不大,外貌一般的女子,說要我幫幫她的忙,她想要打一通電話,給一個叫作陳威廷的人。

evermis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